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新聞>>頭條
頭條
最高檢發布行政檢察公開聽證典型案例
時間:2021-02-18  作者:  新聞來源:高檢網 【字號: | |

  2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3件行政檢察公開聽證典型案例,為各級檢察機關行政檢察部門加強公開聽證工作、規范辦案提供指引。

  此次發布的典型案例分別是遼寧白某龍與某縣人民政府土地登記申請監督案、浙江黃某陽等人與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土地登記申請監督案、廣西漆某違法建設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

  這批典型案件覆蓋行政訴訟監督案件、行政爭議化解案件、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等,通過舉行公開聽證,借助外力化解雙方爭議,社會認同度高。此外,檢察機關嘗試運用網絡直播形式增強公開聽證透明度,拓展了“官民”面對面溝通渠道。

  行政訴訟監督案件申請人往往有心結,化解難度較大,而公開聽證對于解決這個問題具有重要作用。最高檢第七檢察廳負責人表示,檢察機關堅持和發揚新時代“楓橋經驗”,積極開展公開聽證,提供各方平等交流對話、辨法析理平臺,充分保障當事人的知情權和參與權,消除當事人、利害關系人及社會公眾對司法辦案的疑慮,解開當事人心結,促成和解,真正實現案結事了。

  記者了解到,在過去的2020年,行政檢察公開聽證案件數量大幅提升,取得明顯成效,行政訴訟監督案件開展公開聽證900余件,同比增長6.5倍,占受理案件總數的1.2%;在為期一年零二個月的“加強行政檢察監督促進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專項活動中,開展公開聽證的案件近1200件,占化解總數的18.8%。

 

  行政檢察公開聽證典型案例

  案例1  遼寧白某龍與某縣人民政府土地登記申請監督案

  【關鍵詞】

  公開聽證 行政爭議和民事爭議交織 弱勢群體保護 司法救助

  【要旨】

  “民告官”案件中,行政相對人一方訴訟能力較弱。通過公開聽證,搭建平等對話平臺,有助于查清案件事實,化繁為簡,定分止爭,保護弱勢群體合法權益。

  【基本案情】

  申請人白某龍系遼寧省葫蘆島市某縣某村農民。某縣國土資源局依據白某龍鄰居申請及法院行政判決,經實地調查勘測,發現白某龍宅基地實際的寬度分別為15.85米、16.88米,與《集體土地使用證》記載寬度為18米不符,且與鄰居有界墻權屬爭議,于2016年1月作出處理決定,“撤銷白某龍的土地使用證”。經葫蘆島市人民政府復議維持。2016年4月,白某龍向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后經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均被駁回。2020年1月,白某龍向遼寧省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

  【公開聽證情況】

  本案因鄰里糾紛而起,涉及白某龍及其四鄰、行政機關六方當事人,引發了包括本案在內的2件行政訴訟、5件民事訴訟,共7件訴訟,歷經人民法院6年20余次審理。由于白某龍的《集體土地使用權證》被撤銷,房屋無法進行翻蓋,白某龍一家居住在多處漏損的危房中,生活十分困難。為化繁為簡,盡快解決申請人的揪心事,檢察機關決定于2020年8月26日召開公開聽證會。

  一是做好聽證前調查核實。遼寧省人民檢察院與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建昌縣人民檢察院發揮一體化辦案機制,查明:(1)白某龍與四鄰的界墻爭議已經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四份民事判決書認定:“本案爭議墻體為白某龍所有”;(2)某縣政府未經公告作出案涉撤銷土地登記行為屬于程序瑕疵。

  二是科學設定聽證議題。本案行政行為雖然存在程序瑕疵,但是土地登記與實際不符的事實客觀存在。經綜合評估,確定“放下過去、面向未來”的工作思路,決定圍繞“案涉土地權屬是否存在爭議;能否重新辦理土地權屬證書”兩個議題進行公開聽證。

  三是規范有序組織聽證。聽證會由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主持,經過承辦人介紹案情、當事人陳述與申辯、聽證員提問與發言、聽證評議、評議宣告、總結講評等環節。最終,行政機關決定重新測量,依法為白某龍辦理土地權屬證書,爭議雙方當場達成和解。2020年12月,某縣自然資源局為白某龍重新頒發了《不動產權證書》。鑒于白某龍多年訴訟導致生活困難,檢察機關為其申請了2萬元司法救助。

  【典型意義】

  行政訴訟監督案件環節多、周期長、矛盾復雜尖銳,行政相對人處于弱勢地位,容易“有心結、想不開”。通過舉行公開聽證會,為當事人搭建平等對話、溝通交流的平臺,行政相對人積怨通過公開聽證得到了傾訴和宣泄,人格和地位得到了充分尊重,為化解爭議打下良好基礎。同時,檢察機關借助外力,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等社會人士參加聽證,發揮聽證員專業、獨立、客觀優勢,引導當事人在法律范圍內尋求合理合法的糾紛化解途徑,維護弱勢群體合法權益。

  

案例2  浙江黃某陽等人與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土地登記申請監督案

  【關鍵詞】

  公開聽證 網絡直播 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席

  【要旨】

  通過公開聽證查清案件事實,為行政爭議化解奠定基礎。采用“網絡直播+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席”模式公開聽證,精準查找爭議根源,增強公開聽證公信力和監督效能。

  【基本案情】

  上世紀90年代,某公司(鎮屬企業)建造2幢商住樓房出售,此后取得樓房所占1794.60平方米土地(包括公共用地)的使用權證和房屋所有權證(總證)。黃某岐從某鎮政府手中受讓該公司資產。2001年,房屋買受人補交947.08平方米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后,辦理單獨所有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權證,其余847.5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未予確權登記。2016年,因土地拆遷,黃某岐申請補辦847.52平方米土地的確權登記,被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書面告知該土地使用權歸樓房各業主共有。

  經行政機關復查未果,2018年5月,黃某岐以告知行為違法為由提起行政訴訟。2018年11月30日,法院以被訴告知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為由裁定駁回起訴。二審、再審法院均裁定維持。黃某岐因意外死亡后,其法定繼承人黃某陽等4人于2020年4月10日向寧波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監督申請。4人認為應該得到847.52平方米土地征地補償安置費200余萬元。

  【公開聽證情況】

  寧波市人民檢察院認為本案涉及法律問題專業性較強,且申請人對行政機關信任度低,決定于2020年8月25日上午組織公開聽證。

  一是搭建面對面溝通平臺,增強聽證質效。寧波市人民檢察院商請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法定代表人、局長陳某出席聽證,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高校教授、人民監督員、人民調解員共5人擔任聽證員,充分借助“外腦”,確保聽證公正性;通過中國檢察聽證網全程直播,接受社會各界觀摩和監督,以公開促公正贏公信。

  二是聚焦核心爭議,明確訴爭權利歸屬。聽證會圍繞告知行為的性質、847.52平方米土地使用權歸屬等問題,通過舉證、質證、辯論,查明爭議土地均為公共用地。聽證員一致認為,根據《物權法》《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建筑區劃內的公共土地屬于業主共有;土地上的建筑物所有權轉讓時,其占用范圍內的建設用地使用權一并轉讓,因此案涉土地歸全體業主共有。

  三是全面審查爭議根源,促成當事人和解。聽證會后,寧波市人民檢察院經與雙方當事人和某街道辦事處溝通,在明確案涉土地權屬的情況下,鑒于原鎮政府資產清查不到位即轉讓案涉公司存在不當,某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在作出告知決定時說理不充分,亦存在過錯,最終協調由街道辦事處補償黃某陽等4人6萬元,黃某陽等人撤回監督申請。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通過網絡直播,增強公開聽證透明度;同時邀請行政機關負責人參加,由其直接代表行政機關發表意見,體現了對行政相對人的尊重和重視,有助于順暢“官民”面對面溝通渠道;通過公開聽證查明事實,在分清是非、厘清責任的基礎上,說服申請人放棄不合理訴求,最終促成和解,增強公開聽證促進爭議化解的重要作用。

 

案例3  廣西漆某違法建設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

  【關鍵詞】

  公開聽證 行政非訴執行監督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行政非訴執行監督案件,通過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等參加公開聽證、進行評議,既有利于廣泛聽取意見,實現精準監督,又有利于以公開促公正,促進當事人更信服檢察監督結果,實現案結事了政和。

  【基本案情】

  2012年11月,漆某、陳某某(已病故)從吳某某、張某處接手經營位于桂林市甲村的一打砂場。2014年5月27日,某縣自然資源局對漆某作出行政處罰,責令拆除涉案耕地上的建筑物、機械設備,并恢復耕地原狀、原種植條件,逾期不恢復的應繳納復墾費94710元,并處破壞耕地罰款126280元。在規定時間內,漆某沒有申請行政復議和提起行政訴訟。2014年10月17日,某縣自然資源局申請執行行政處罰決定,某縣人民法院于11月10日裁定準予執行。因某縣人民法院與自然資源局對裁定準予執行后是否應再次申請強制執行有不同意見,該案一直未進入執行程序,受破壞耕地處于持續受侵害狀態,引發該縣乙村村民長期上訪。2019年7月3日, 漆某向靈川縣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某縣人民法院撤銷準予執行裁定。2019年9月19日,某縣乙村村民莫某某等認為某縣人民法院怠于執行,亦向靈川縣人民檢察院申請執行監督。

  【公開聽證情況】

  鑒于某縣人民法院準予執行裁定應否撤銷影響到該院是否怠于執行的認定,且行政處罰未經行政復議、行政訴訟即生效,漆某對案件事實爭議較大,靈川縣人民檢察院遂決定對漆某的監督申請召開聽證會,并邀請人大代表等作為聽證員參加聽證和評議,讓當事人充分陳述、答辯、舉證質證、辯論,以查明事實。

  一是做好聽證前的準備。靈川縣檢察院通過實地調查、走訪,掌握案件基本情況,征得當事人同意舉行公開聽證,并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法學教授、律師代表共9人作為聽證員。

  二是歸納爭議焦點,重點圍繞焦點進行聽證,充分聽取各方當事人的意見。聽證會上,靈川縣人民檢察院根據之前調查走訪掌握的情況以及當事人雙方的意見,歸納了案件的爭議焦點,讓當事人就此進行了充分的陳述、答辯、舉證質證、辯論。

  三是聽證員發表評議意見,促成漆某認可某縣人民法院準予執行裁定。聽證會后,靈川縣人民檢察院參考聽證員評議意見以及根據聽證情況,審查認為行政處罰不存在法定裁定不準予執行的情形,某縣人民法院的準予執行裁定合法,決定對漆某的監督申請終結審查,并發出檢察建議督促法院采取執行措施。漆某表示接受檢察機關的決定,乙村村民停止上訪控告,并以村民小組的名義向靈川縣人民檢察院送去錦旗和感謝信,長達5年的矛盾糾紛得以成功化解。

  【典型意義】

  對于未經行政復議、行政訴訟而生效的行政行為,在執行監督階段通過公開聽證,既有利于各方當事人通過陳述意見、辯論充分表達訴求,進一步明晰案件事實和法律關系,為檢察機關多角度聽取意見、實現精準監督打牢基礎,又有利于以公開促公正,提升檢察司法公信力,讓公平正義以人民群眾可感、可觸、看得見的方式實現,贏得人民群眾的理解和支持,促進當事人更信服檢察監督結果,實現案結事了政和。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