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發布會
河北省檢察機關知識產權保護典型案例
時間:2022-04-25  作者:杜林研  新聞來源:河北省人民檢察院 【字號: | |
  案例一:王某某、彭某某假冒注冊商標、銷售偽劣產品抗訴案
  【簡要案情】
  2019年9月,唐山市公安局在唐山高新區老莊子鎮查扣王某某通過用低檔白酒灌裝高檔白酒的方式生產的國窖1573、五糧液、劍南春、郎酒等品牌假酒,貨值金額6.1萬余元。經查,王某某生產的假酒銷售給被告人彭某某、霍某某(另案處理)等人,銷售金額7.4萬余元。彭某某購買假酒后對外銷售,銷售金額3.4萬余元,查扣假酒貨值金額8.2萬余元。
  2019年9月初,彭某某因從王某某處購買的品牌假酒品質低,遂向其提供“原料酒”瀘州老窖用于灌裝,并向王某某支付1.6萬元“價款”,由王某某制作成假冒注冊商標的“國窖1573”假酒20箱,后由彭某某對外銷售,銷售金額3.14萬元,查扣假酒貨值金額2.16萬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公安機關以王某某、彭某某二人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公安機關定性錯誤,遂改變罪名,以王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彭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偽劣產品罪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分別以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王某某、彭某某刑罰。
  一審法院認為彭某某提供“原料酒”參與制作假國窖1573白酒,與王某某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的共同犯罪,其又銷售該假冒注冊商標的白酒,其行為又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彭某某以銷售為目的參與制作假酒,其手段行為與目的行為具有牽連關系,屬牽連犯,擇一重罪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一罪定罪處罰。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導致量刑不當,依法提出抗訴。理由是:彭某某向王某某提供“原料酒”用于制作假酒,該提供原料酒的行為與王某某灌裝假酒行為系共同犯罪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根據兩高《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定罪處罰。此外,彭某某購進其他假酒對外銷售的行為,因數額未達到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的追訴標準,應以銷售偽劣產品罪(未遂)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兩高上述解釋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實施假冒注冊商標犯罪,又銷售明知是他人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構成犯罪的,應當實行數罪并罰。并建議對一審判決中遺漏的偵查機關扣押并經庭審質證的作案工具、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依法予以處理。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全部采納唐山市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履行法律監督職責,突出一個“全”字,在監督中辦案、在辦案中監督,既要強化捕訴環節監督,又要強化審判環節監督。本案檢察機關立足事實、證據,準確適用法律,對公安機關移送事實、罪名審慎分析,準確認定,在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的情況下及時提出抗訴,實現監督無缺位、無死角、全鏈條。檢察機關找準抗點,深入分析,抗訴意見得到二審法院全部采納。本案抗訴成功,對于當地同類案件的辦理具有較強的指導意義,達到“抗訴一案、治理一片”的效果。被告人灌裝假酒的行為不僅侵犯了權利人的商標權,亦是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食品犯罪。檢察機關對以劣質酒充當品牌酒危害公眾食品安全的犯罪重拳打擊。同時,針對涉食藥犯罪產業化、規?;?、組織化等特點,秉承“監督不缺位”的原則,嚴把涉案款物流向關,就一審判決中對扣押的作案工具、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未處理的遺漏項問題,唐山市人民檢察院當庭建議糾正,增強監督實效,有效威懾了犯罪。
  案例二: 陳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基本案情】
  巴布豆(中國)兒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巴布豆公司)授權琪某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琪某某公司)生產、銷售貼有巴布豆注冊商標的童鞋,雙方簽訂有生產、銷售協議,琪某某公司授權陳某某為華北地區特約經銷商。期間,琪某某公司超越授權數量范圍粘貼假冒巴布豆商標并對外銷售。陳某某以正品價格從琪某某公司進貨后在永清縣對外進行銷售。2019年12月26日,永清縣公安局接巴布豆公司舉報,依法對陳某某位于永清縣經營的門店進行了查處,扣押21947雙待售巴布豆童鞋。經認定,扣押童鞋全部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涉案價值100余萬元。2019年12月26日永清縣公安局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對陳某某立案偵查。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檢察機關受理案件后,圍繞以下兩方面開展了調查核實工作:一是,陳某某在主觀上是否明知銷售的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經查,巴布豆公司授權琪某某公司生產、銷售貼有巴布豆注冊商標的童鞋,琪某某公司授權陳某某為華北地區特約經銷商。陳某某通過正規授權以正品價格從琪某某公司購買童鞋對外銷售。在案證據不能證明陳某某主觀上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而故意銷售。二是,琪某某公司超越授權數量范圍粘貼假冒的商標并對外銷售行為,可能侵犯了巴布豆公司的商標權,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永清檢察院經調查核實和證據分析,從以下兩方面開展監督工作。第一,啟動立案監督程序向永清縣公安局送達《要求說明立案理由通知書》,并多次督促該局調查取證。經進一步取證,仍無法證明陳某某具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主觀故意,永清縣公安局的立案理由不能成立。遂通知永清縣公安局撤銷案件。第二,經過與偵查人員充分溝通,并引導偵查機關進一步取證,初步查明琪某某公司涉嫌刑事犯罪,建議偵查機關對琪某某公司以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立案偵查。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在辦理案件過程中,要充分發揮檢察監督職能,積極履職作為,及時發現問題,通過引導偵查機關取證,查明案件真實情況,做到不枉不縱。本案中,永清縣人民檢察院積極履行立案監督職能,在充分閱卷、走訪調查的基礎上,發現對陳某某立案錯誤以及琪某某公司涉嫌犯罪的線索,經與偵查人員進行充分溝通,達成共識,通過進一步引導偵查取證,查明本案中琪某某公司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充分發揮了檢察機關立案監督的職能作用。本案的辦理亦是認真落實中央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和依法保護知識產權的部署要求,本案中涉及巴布豆公司和琪某某公司兩家民營企業,檢察機關審慎辦理案件,在發現偵查機關對陳某某立案不當的同時,面對巴布豆公司被侵權的客觀事實,積極主動與該公司相關人員進行溝通,開展釋法說理工作,并將督促偵查機關對琪某某公司立案偵查情況及時向該公司進行了通報。檢察機關積極履職,主動作為,充分保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營造了良好法治環境和營商環境。
  案例三:霍某某、薛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6年,霍某某在邢臺市豫東市場內經營某煙酒門市,薛某某在推銷酒期間與霍某某結識。2018年1月至2020年8月期間,霍某某自薛某某處購買了假冒注冊商標的五糧液、國窖1573、劍南春、紅星二鍋頭、牛欄山陳釀、貴州茅臺王子酒、汾酒等白酒予以出售,銷售金額共計34萬余元。經鑒定,涉案白酒均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
  【檢察履職情況】
  公安機關以霍某某、薛某某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受理案件后同步審查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針對薛某某的行為是否也應承擔侵權責任及懲罰性賠償金的適用問題進行研究,最終對適用懲罰性賠償的依據、條件、計算標準和方式等形成了明確的意見,認為薛某某與霍某某構成共同侵權,將假冒白酒銷售給眾多消費者,銷售金額較高,社會危害性大,應當依法承擔懲罰性賠償。2021年8月25日,檢察機關以霍某某、薛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依法移送起訴,同時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2021年9月27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全部采納檢察機關出庭意見,對該二人判處刑罰,同時判決其共同承擔三倍的懲罰性賠償,現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制假售假的違法行為不僅侵犯知識產權,破壞市場經濟秩序,而且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檢察機關作為保護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重要力量,全方位引導偵查,夯實證據基礎,確保訴訟請求的全部實現。
  檢察機關摒棄“就案辦案”思想,適時提前介入偵查,引導取證,指導公安機關深挖“上游”犯罪,全程跟蹤偵查進展情況,在嚴厲打擊銷售行為的同時,穿透式打擊其“上游”犯罪,從根本上斬斷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再次流入市場的可能。同時強化綜合履職,刑事檢察與公益訴訟兩大檢察同向發力,共同制定詳細的示證提綱,通過查閱法律法規、研究判例、咨詢專家意見等方式,涉案人員刑事責任、民事責任明晰。根據本案性質主張三倍懲罰性賠償,通過讓不法行為人承擔巨額賠償增加其違法成本,形成震懾作用,提升治理效果。
  案例四:張某、吳某、王某某侵犯著作權案
  【基本案情】
  2020年6月至2021年4月,在未經著作權方同意的情況下,吳某從王某某處以每次150元的價格購買網易公司“夢幻西游”服務器后,與張某共同搭建名為“無雙西游”的私服游戲。吳某將游戲客戶端安裝登錄文件通過QQ發給張某,由張某在QQ群內向客戶銷售,吳某負責提供運營技術支持。兩人共收取玩家充值費用共計42831元,其中張某分得30353元,吳某分得12478元。
  王某某自2017年左右至今,在未取得營業執照、代售協議,且明知他人使用服務器搭建私服游戲侵犯他人著作權的情況下,仍通過網絡推廣出售騰訊服務器,每臺服務器賺取官網價格的20%費用,共賣出服務器1000臺左右,獲利10萬余元。
  經鑒定:“無雙”游戲軟件與“夢幻西游”游戲軟件具有實質同一性。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吳某作為技術提供者、張某作為運營宣傳者,兩人共同刻意將私服架設、游戲運維、玩家充值、結算等各個環節在不同的QQ和微信之間操作,將犯罪環節隔斷,頻繁通過變換游戲服務器更改網站域名并以虛擬身份作為掩護進行聯絡。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偵查,引導偵查機關通過觸發代碼訪問充值地址、對比游戲連續運行圖、源代碼等方式還原侵權游戲的整體運作流程。通過恢復聊天數據確定資金流向以及人物關系,將主觀犯意和客觀行為方面的證據予以固定,明確犯罪數額,固定犯罪嫌疑人侵權事實。
  【典型意義】
  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檢察機關堅決依法懲治侵犯著作權犯罪,尤其是通過網絡手段侵犯著作權犯罪行為。本案中,被侵權的“夢幻西游”是全國知名網絡游戲,玩家眾多。張某作為侵權軟件的運營者,組建QQ群用于和玩家交流、發布游戲動態、發送游戲安裝文件、收取錢款,形成固定、封閉的玩家圈,掩蓋游戲的侵權性。為準確指控和證明犯罪,檢察機關在適時介入偵查、引導取證時,及時固定原始電子證據,運用技術手段針對作品進行同一性對比,有意識建立以源代碼相似鑒定為核心的證據鏈,證實侵權行為。網絡環境下侵犯著作權犯罪具有手段日益隱蔽、組織分工嚴密、地域跨度大、證據易毀損等特點。在辦理此類案件時,要著重圍繞電子數據的客觀性、合法性和關聯性進行全面審查,準確認定案件事實。檢察機關通過技術手段恢復后臺運營、聊天數據,明確犯罪數額,對出售服務器、提供技術支撐、出售運營的犯罪分子一網打盡,不留任何死角。
  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呈鏈條型模式,侵權行為傳播要依托技術支持和推廣。在辦理此類案件時,檢察機關要注意梳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非法利用網絡罪等犯罪線索,對提供技術支持、支付結算和廣告推廣服務的人員,在達到立案追訴標準時,應當及時追訴。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