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拾金“昧”與“不昧”的不同后果
時間:2017-02-09  作者:張西磊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相信這首兒歌大家都不陌生,如果有一天,有個不屬于你的錢包擺在你的面前,你會怎么做呢?前一段發生的兩起“撿錢包事件”,不同的當事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也因此得到了不同的“回報”!

  事件一:2016年7月8日上午10時許,來自阜城縣的劉大姐在衡水市桃城區某醫院門口撿到一個藍色錢包,內有身份證、銀行卡、公交卡及現金2000多元。想到失主丟失了這么多錢,心里肯定十分著急。于是,好心的劉大姐顧不上去看病,一直守候在醫院門口等待失主。中午臨近12時時,一位年近60歲的大媽神情慌張地在醫院門口東張西望,還不時回頭找尋什么東西。劉大姐經詢問才知道,原來這位徐大媽是來醫院看病的,在醫院門口掏手機接電話時不慎將兜里的錢包一并帶出,將錢包遺落在醫院大門口了,直到看完病需要掏錢交費時才發覺,錢包不見了。隨后,劉大姐將錢包歸還給了徐大媽。在清點無誤后,徐大媽從錢包里拿出500元錢向劉大姐表示感謝,但被劉大姐婉言拒絕。

  事件二:2016年11月12日,張某在銀行內將錢包放在柜臺準備取款時,恰好手機鈴響,就臨時離開柜臺在一旁接電話去了。此時李某來到銀行柜臺準備取款,發現柜臺上竟放著一個黑色男士錢包,隨手打開一看,里面竟然有一沓嶄新的百元大鈔。見錢眼開的李某頓生貪念,趁四周無人注意之機,將錢包揣入懷中并迅速離開現場。張某打完電話發現錢包丟失,遂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調取銀行監控錄像后,很快就找到了嫌疑人李某。李某對自己拿別人錢包(內有人民幣2600元)的事實供認不諱,但始終認為自己僅是拾得他人的錢包,且公安機關找到自己時,隨即就把錢包還給了張某,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后該案依法起訴到法院,經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之規定,構成盜竊罪。但考慮到案發后被告人已將贓款退還被害人,且取得被害人的諒解,并結合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性等方面綜合考慮后,最終法院以盜竊罪判處李某單處罰金3000元。

  也許很多人并不明白:為何同樣是撿拾他人錢包并且都歸還了,一個是拾金不昧、一個卻克以刑罰?以后自己拾到他人的物品應該如何做呢?

  其實,我國《民法通則》、《物權法》等相關法律早已對這類問題給出了答案,即拾得遺失物,應當返還權利人。拾得人應當及時通知權利人領取,或者送交有關部門。事件一中劉大姐的做法不僅合理、得體,而且也體現了備受人民推崇的拾金不昧的傳統美德;而在事件二中,張某辦業務時因接打電話而臨時將錢包放在銀行柜臺,此時雖然被害人短暫離開,但是根據常理可以推知此錢包明顯屬于被害人支配,仍然出于被害人支配力所及的范圍。退一步來講,即是當時不能明知,那么當被害人臨時離開時,銀行作為柜臺的管理者在被害人張某喪失對該錢包占有的同時,理所當然地對其遺忘在柜臺的錢包享有占有權。由此可知,此時李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將張某的錢包竊取的行為,符合盜竊罪的構成要件,構成盜竊罪。

  (作者單位:衡水市桃城區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