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涉眾型暴力索債的法律定性
時間:2017-02-15  作者:董曉玲 商鳳友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基本案情     

  2015年7月,河間籍被告人沈某雷(41歲,無業,有前科)、劉某飛(26歲,無業,有前科)二人合伙在當地一農戶家里開設賭場,以牌九形式抽頭漁利。獻縣籍被害人戈某山在此輸掉五萬元后認為牌局有詐,償還賭債二萬元后對剩余三萬元不再理會,沈某雷多次電話催要未果。同年8月2日下午,沈某雷認為戈某山非但不還債反而在電話中向其叫板,遂糾集被告人劉某飛、周某偉、狄某剛、劉某兵、劉某軍、王某壘、趙某鵬、韓某甲、韓某乙(均為無業人員,其中五人有前科劣跡),從本地一商貿城購買十把斧頭,分乘兩輛轎車,途中遮蓋號牌,分發斧頭,到獻縣找戈某山當面索債,在滄保高速獻縣段韓村收費站廣場,與先期到達的戈某山等人發生對峙。     

  為控制局面,壓制對方,沈某雷等十人持斧頭威脅、恐嚇對方別動,劉某飛、韓某甲、王某壘、周某偉強行將戈某山拽入車中,意圖將戈帶回河間,因戈某山反抗遭遇劉某飛等人持斧頭毆打(法醫鑒定輕微傷)。沈某雷等人撤退途中,被戈某山的朋友駕車攔截,雙方車輛發生碰撞,沈某雷下車用斧頭將對方轎車砸壞(毀損價值1020元),被害人戈某山趁亂逃脫。案發后,沈某雷等七人被抓獲歸案,其余三人迫于壓力投案自首。     

  分歧意見     

  對本案的法律定性存在以下幾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按非法拘禁罪,全部定罪處罰。公安機關刑拘、檢察院批捕環節持此意見。適用的法律依據是刑法第238條第3款,為索要債務,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兩款的規定處罰。同時,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為索取法律不予保護的債務非法拘禁他人行為如何定罪問題的解釋》,行為人為索取高利貸、賭債等法律不受保護的債務,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刑法第238條的規定定罪處罰。部分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本案認定非法拘禁罪也不持異議。     

  第二種意見:按聚眾斗毆罪,處罰首要分子。根據刑法第292條第1款,本案認定單方聚眾斗毆,只處罰首要分子沈某雷和具體毆打被害人的劉某飛、韓某甲、王某壘、周某偉五人,對一般參與者應保持刑法的謙抑性,不易擴大打擊面,可建議公安機關行政處罰。     

  第三種意見:本案既符合非法拘禁罪,也符合尋釁滋事罪,按牽連犯原則,擇一重罪處罰,即全部構成尋釁滋事罪。法律依據是刑法第293條和“兩高”《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相關規定,沈某雷是主要召集人,其余九人均屬于積極參與者,按共同犯罪全部追究刑責。     

  評析意見     

  筆者作為本案公訴承辦人,同意第三種意見。理由如下:     

  不構成聚眾斗毆罪。刑法第292條規定的聚眾斗毆罪,是指聚集多人攻擊對方身體或者相互攻擊對方身體的行為。本案沈某雷等人聚眾的目的不是去斗毆,而是去索債,電話中發生言語沖突,意在“討伐”對方,有聚眾但無斗毆的犯意聯絡,現有證據能夠證實。因此,不符合聚眾斗毆罪。     

  構成非法拘禁罪。刑法規定的非法拘禁罪侵犯的單一客體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一般犯罪主體構成的非法拘禁罪,雖然在時間上無具體要求,但司法實踐中,一般掌握時間較短,事出有因,無毆打、侮辱捆綁等情節輕微的,可不按犯罪處理。但本案應綜合考量,沈某雷等十人拘禁扣押被害人的行為,雖然時間不長(20分鐘左右),但侵犯被害人人身自由的同時,還妨害了社會管理秩序,不能等同于一般的非法拘禁行為。     

  構成尋釁滋事罪。根據刑法及相關規定,沈某雷從河間糾集九名無業人員(其中五人有前科),購買斧頭,有組織地乘車,途中分發斧頭,遮擋號牌,到現場后人手一把斧頭,威脅、恐嚇、壓制對方,短暫對峙后意圖將被害人強行帶走,過程中伴隨著持兇器毆打被害人,撤退途中又撞車砸車,這些行為均符合尋釁滋事罪特征。況且,案發地是高速公路出口,沈某雷等人持械聚眾,社會影響惡劣,應當認定破壞社會秩序“情節惡劣”。     

  按牽連犯原則,擇一重罪處斷。沈某雷等人既有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爭霸斗狠的尋釁滋事動機,也有將被害人扣押的拘禁行為,行為人為了一個目的,實施了二個以上行為,同時觸犯了非法拘禁罪和尋釁滋事罪,符合牽連犯行為特征。按處斷原則,擇一重罪處罰。因此,本案應定性為尋釁滋事罪。     

  (作者單位:滄州市人民檢察院、獻縣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