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搶劫罪與敲詐勒索罪的界限區分
時間:2017-03-08  作者:付文亮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搶劫罪和敲詐勒索罪的行為手段都可以是威脅,敲詐勒索罪的威脅方式也包括暴力,這給司法人員正確認定兩罪帶來很大的困難與困惑。區分兩罪之間的界限,應當以犯罪的構成要件為依據,客觀地對犯罪行為損害的法益或對法益構成的威脅進行價值判斷。行為人是否當著被害人的面“以當場實施暴力相威脅”和暴力威脅是否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是劃分搶劫罪與敲詐勒索罪界限的兩個重要標準。

  2002年11月的一天晚上八時許,王某伙同陸某(在逃)竄到興隆縣興隆鎮北區村唐某家盜竊時被發現,二人各手持一尺多長的刀相威脅,并聲稱唐家已被其安放炸藥,報案誰也好不了,王某又讓陸某將唐家電話線拽斷,當場向唐某逼取現金600元,后又以認識唐某家的孩子相威脅,讓唐某再準備2000元,次日來取。第二天中午,王某和陸某到唐某家索取現金2000元。

  就該案而言,筆者認為,王某的行為應當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犯罪客觀方面是區分搶劫罪和敲詐勒索罪的關鍵。在司法實踐中,可以從五個方面區分兩罪的界限。一是手段行為的方式不同。搶劫罪手段行為是由行為人當著被害人的面實施或者發出。敲詐勒索罪的威脅手段,既可以當面實施,也可以通過書信、電話、電報等形式發出。只要不當場對被害人進行威脅,即使以暴力為手段,也不能構成搶劫罪,而可能構成敲詐勒索罪。

  二是手段行為的內容不同。搶劫罪的手段行為是暴力侵害,即以殺害、傷害等暴力侵害人身相威脅。敲詐勒索罪的威脅內容基本上沒有限制,可以是以暴力相威脅,也可以是以毀壞財物、設置困境相威脅。

  三是手段行為的暴力程度不同。搶劫罪中的暴力表現為以當場實施暴力相威脅,暴力強度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使其不能反抗、不敢反抗或者喪失反抗的程度。敲詐勒索罪的暴力主要表現為一種精神上的強制,且是不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輕微暴力。

  四是手段行為的實現時間不同。搶劫罪的威脅手段表現為被害人如果不交出財物,行為人就要當場實施足以抑制被害人的暴力行為。敲詐勒索罪的威脅一般表現為,如果被害人不答應要求,將在日后某個時間實現威脅的內容,或者即將實現的暴力行為沒有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或者威脅不體現為暴力手段。

  五是手段行為的威脅效果不同。搶劫罪手段行為的暴力效果是使被害人不能反抗、不敢反抗或者喪失反抗能力,通過實施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手段行為劫取財物。敲詐勒索罪手段行為的威脅效果是使被害人產生恐懼心理從而交出財物,但是并沒有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地步。

  典型的搶劫罪表現為行為人劫取財物一般應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具有“當場性”。敲詐勒索罪的威脅手段表現為依仗勢力威脅、直接進行威脅、通過欺騙手段進行威脅。敲詐勒索罪的威脅手段也可能表現為“暴力”,但是這種“暴力”只是使被害人產生恐懼感,“暴力”的作用、強度和緊迫性客觀上沒有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即使被害人不交出財物,其生命、身體也不會立即遭受重大侵害。

  結合本案的事實,被告人王某伙同陸某占有他人財產為目的,當場持刀、揚言安裝炸藥、阻止報警,迫使他人立即交出現金600元,其暴力威脅達到“足以抑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符合刑法規定的搶劫罪的全部特征,構成搶劫罪的既遂,且實施搶劫行為是在住戶內,屬于入戶搶劫。同時,王某和陸某以認識唐某的家孩子相威脅,讓唐某再準備2000元,并于次日中午到唐家索取,是搶劫罪的繼續行為。

 ?。ㄗ髡邌挝唬号d隆縣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