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跨“界”犯法適用法律是否“一律從新”?
時間:2017-07-11  作者:楊亞平 孫連朋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案情簡介

  張某于2013年10月至2015年12月期間,利用系統漏洞,多次入侵某公安局交警支隊網上車管所系統服務器,竊取系統數據庫中的車主個人信息共計1754999條,并通過QQ聯系買家,以每條3-4元的價格出售給他人。2014年8月1日至2015年12月30日,張某出售車主個人信息39575條,銷售金額144993元,其中2015年11月1日至2015年12月30日出售5463條,銷售金額17770.5元。

  分歧意見

  張某以非法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的方式,非法獲取、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自2013年10月持續到2015年12月,跨越《刑法修正案(八)》與《刑法修正案(九)》(2015年11月1日生效)的實施時間?!缎谭ㄐ拚福ò耍放c《刑法修正案(九)》關于該類犯罪的規定,從犯罪主體、罪名、量刑上均有不同,是適用舊法還是適用新法?是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還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如果定性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認定“情節嚴重”還是“特別嚴重”?

  法理評析

  筆者認為,對于跨法連續犯應以適用“新法”為基礎,但須兼顧“從輕”處理,吸收“從輕”的合理成分,確定“從新兼從輕”的原則。具體情況分為:

  第一,對于舊法認為不構成犯罪,新法認為是犯罪的跨法連續犯,只對新法生效后的行為按照新法定罪處罰;

  第二,對于新舊法均認為構成犯罪,罪名、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已經變化的跨法連續犯,舊法比新法所規定的構成要件和情節較為嚴格,或者法定刑較重的情況,適用新法;

  第三,對于構成要件、情節以及法定刑已經變化的跨法連續犯,新法比舊法所規定的構成要件和情節較為嚴格,或者法定刑較重的情況:(1)原則上適用新法;(2)將發生于舊法實施期間的行為作為從輕處罰的量刑情節;(3)如新法實施期間的行為占連續犯整體之少部分,尤其是新法期間行為不達犯罪標準時,適用輕法;(4)前后行為分別按舊法或新法都夠不上犯罪標準,而加起來不論按照舊法還是新法都構成犯罪,應當把整個連續行為作為有機整體看待,貫徹從輕原則。

  關于本案中張某的犯罪行為,新法規定的法定刑明顯重于舊法,因此本案張某的行為適用“從新兼從輕”原則下的第三項。此外,目前我國《刑法》并沒有關于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標準的司法解釋,但是無論從犯罪跨越時間、竊取次數、竊取數量、出售車主個人信息、違法所得,還是從社會危害性等方面,在新法的語境下,也能夠認定其情節特別嚴重。本案的大多數非法獲得公民個人信息行為都在舊法期間,新法生效后張某竊取20571條公民個人信息,出售公民個人信息5463條,非法獲利17770.5元,分別占總體的1.17%、13.80%、12.26%。新法期間的犯罪行為雖然占總數的小部分,但是也構成犯罪,因此應該按照“從新兼從輕原則”的第三項下的第二種情形,即“適用新法,將發生于舊法實施期間的行為作為從輕處罰的量刑情節”,因此適用《刑法修正案(九)》定性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量刑方面考慮到舊法只規定了“情節嚴重”,最高刑為三年有期徒刑,在沒有明確司法解釋的情況下,本著“有利于被告人”原則,最終認定張某行為“情節嚴重”,而非“情節特別嚴重”。

  另外需要說明的是,張某行為同時觸犯“非法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非法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與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之間,是方法行為與結果行為的關系,具有牽連關系。牽連犯原則上從重處罰?!扒址腹駛€人信息罪”最高量刑為七年有期徒刑,量刑更重,因此不再定“非法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最終,檢察機關以張某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提起公訴,認定情節嚴重,法院判決張某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50000元。

 ?。ㄗ髡邌挝唬簻嬷菔行氯A區人民檢察院;滄州市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