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對一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定罪數額的分析
時間:2017-11-22  作者:魏寧 年金坡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案情簡介     

  犯罪嫌疑人劉某在任丘經營小帶鋼廠。2014年11月,劉某與廊坊某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取得聯系,劉欲銷售給徐帶鋼,徐向劉提出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要求。劉的企業無法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為了將帶鋼賣給徐,劉某聯系陳某,并將徐某公司信息傳給陳,從陳處以價稅合計5.5%的價格購買開票單位為錦州某物資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劉將帶鋼銷售給徐后,將上述增值稅發票交給徐,劉同時向徐表明其是上述錦州公司的代理。     

  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間,徐某的公司先后接受了錦州公司開具的43份增值稅發票。該43份增值稅發票均是劉某從陳某處聯系取得,總金額410余萬元,總稅額70萬余元,總價稅合計480余萬元,并全部經國稅部門抵扣認證。     

  其中,徐某公司為了偷逃國家稅款,在與錦州公司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由徐某聯系劉某從陳某手中購買了出票單位為錦州公司,受票單位為徐某的公司,價稅合計185萬余元的增值稅發票,經國稅部門計算稅額為27萬余元。     

  分歧意見     

  徐某的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徐某,以及劉某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第一種觀點認為:應當以總價稅合計480余萬元,總稅額69萬余元追究被告單位及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     

  第二種觀點認為:應當以價稅合計185萬余元,稅額為27萬余元追究被告單位及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     

  筆者觀點     

  辦案中,被告單位及法定代表人徐某通過他人購買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嫌疑人劉某介紹他人購買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本案的關鍵在于如何確定涉稅數額。     

  劉某與徐某公司有真實的貨物交易,因劉某不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支付一定手續費后找公司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不應當認定為犯罪。徐某與劉某間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但本案存在以下問題:一是劉某與徐某主觀上沒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不符合虛開增值稅發票的主觀要件;二是劉某與徐某公司有真實的貨物交易,劉某與徐某說明是錦州公司的代理。劉某以錦州公司業務員的身份與徐某公司簽訂購銷協議、送貨結算,根據《增值稅專用發票使用規定》第十條之規定,上述錦州公司向該徐某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完全以實際貨物交易金額如實開具,達到票證相符、票單相符的要求。     

  依據罪刑法定原則,對于劉某與徐某公司有真實的貨物交易部分不能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刑事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認定以掛靠有關公司名義實施經營活動并讓有關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征求意見的復函”法研【2015】58號的精神,行為人利用他人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即便行為人與他人之間不存在掛靠關系,但如行為人進行了實際的經營活動,主觀上并沒有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認定為刑法205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符合逃稅罪等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可以其他犯罪論處。     

  劉某與徐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金額應當以虛開的價稅合計185萬余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處罰。二犯罪嫌疑人與被告單位對于虛開的價稅合計185萬余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供述一致,該部分金額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主觀上是以偷逃國家稅款為目的,客觀上造成了國家稅款損失,應當以虛開價稅合計185萬余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追究被告單位和二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     

  (作者單位:文安縣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