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不諒解”一樣可以判緩刑
時間:2019-04-22  作者:馮月梅 旺娜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基本案情

  2015年6月26日,被告人高某與被害人劉某因瑣事發生爭吵,被害人劉某用板凳將高某的妻子和孩子打倒在地,引起高某不滿,高某一氣之下將被害人劉某推倒在地,致使劉某腰椎壓縮性骨折。經鑒定,劉某的損傷屬于輕傷二級。

  案發后,鑒于雙方是鄰居關系、平時沒有矛盾、此次事情純屬偶發,被告人高某積極委托他人從中調解。2016年1月5日,被告人高某經他人調解,先期賠償被害人5萬元,被害人劉某家人接收了賠償款,但被害人劉某始終未出具諒解書。

  訴訟過程

  石家莊市欒城區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高某犯故意傷害罪,于2018年10月16日向欒城區法院提起公訴。欒城區法院依法公開審理了本案。

  刑事方面,法院審理認定,被告人高某因瑣事與他人發生爭吵,故意將他人推倒在地致人輕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罪名成立。同時認定被告人主動投案、如實供述,系自首,可以依法從輕處罰。

  在附帶民事訴訟賠償方面,原告人劉某住院治療5天,醫療費36503.13元,予以認定支持。請求賠償后續治療費9萬元、交通費2000元、營養費9000元,均無證據,不予支持。按當年標準核算,原告住院期間由其丈夫護理,護理費用合計320元,原告人劉某的誤工費合計320元,住院期間伙食補助費500元。綜上合計,原告人劉某醫療費36503.13元、誤工費320元、護理費32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500元,共計37643.13元。

  最后法院認為,被告人高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但鑒于其無犯罪前科,有自首情節,并積極對被害人進行賠償,確有認罪、悔罪表現,綜合考量其犯罪起因、情節、危害表現等,依法可以對其從輕處罰,并且也符合適用緩刑的法定條件,遂依法判決:1.被告人高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一年。2.被告人高某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劉某損失37643.13元(已付5萬元)。3.駁回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焦點

  接到判決結果,被害人劉某趕到欒城區檢察院找檢察官“要評評理”,遞交書面材料堅決要求檢察機關抗訴。她表示,從來沒聽說被害人不諒解就能判緩刑的,法院這么判即使不徇私,也是破了例,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法官自由權太大了。她向檢察機關申請抗訴判高某實刑。

  面對劉某的質疑,承辦檢察官一邊找出其他類似的判決給劉某看,一邊斬釘截鐵地解釋:“從來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說被害人不諒解就不能對被告人適用緩刑。對于被判處拘役或者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據其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認為適用緩刑不致再危害社會的,就可以適用緩刑,而不必考慮其他條件?!?/p>

  本案系因生活中偶發的小事故引起,高某系一時激憤觸犯刑律,其在訴訟過程中已認識到自己的行為錯誤,盡管家境一般,仍愿意積極賠償被害人的損失,希望得到被害人的諒解,并且已經積極籌措高于醫療費數額的5萬元交至被害人家中。而被害人接受了賠償卻不對被告人表示諒解,還固執地認為高某賠償達不到其要求就不能判處緩刑,最終未能達成協議。打官司不是賭氣,要理性維權,刑法既保護被害人的利益,同時對被告人也要依法公正作出處罰。司法機關辦案只能根據法律,不能只聽從哪一方當事人的意見,不能受任何一方當事人的干擾。

  檢察官苦口婆心的講法釋理,最終讓劉某解開了心里的疙瘩,對法院的判決表示信服接受。

  檢察官釋法

  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規定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將聽取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意見作為辦理認罪認罰案件的必經程序。盡管是否獲得被害人諒解是刑事案件量刑中通常要參考的一個重要因素,但這一因素并不構成對被告人適用緩刑的法定要件。對于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但沒有賠禮道歉、退贓退賠、賠償損失,未能與被害人達成調解或者和解協議取得諒解的,檢察機關也可以視情節考慮如何從寬。近幾年有部分被害人以及社會群眾存在“不諒解就不能判緩刑”的錯誤認識,并利用被告人急于獲得諒解的心理對賠償數額提出過高要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曾強調:各級檢察機關在案件處理上不能為被害人的意志所左右,防止出現被害人漫天要價;判斷和處理案件必須嚴格依法,必須體現公平正義。所以,對因被告人確無賠償能力不能滿足被害人不合理要求而未能達成和解協議的,不影響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可以適用緩刑。

 ?。ㄗ髡邌挝唬菏仪f市欒城區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