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以法之名捍衛正義
時間:2019-04-26  作者:徐成龍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砸傷被害人,搶劫財物,消失十年后,突然到被害人門市前招搖,被發現并扭送派出所……天網恢恢,馬某逍遙十年,最終還是被公訴人送上法庭??梢粚徱詫め呑淌伦锱刑庱R某兩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巨鹿縣檢察院以適用法律錯誤、事實定性錯誤為由向邢臺市檢察院提請抗訴。邢臺市中級法院最終以搶劫罪改判馬某有期徒刑三年。

  消失十年 一朝被抓

  2018年4月12日,正值人流密集的下午,“站住,你別跑,我認得你!”馬某聽聲轉身騎車正想跑,卻被甄某一個箭步扭按在地上。

  “你是誰啊,抓我干啥,我不認識你?!薄澳憔褪鞘昵按蛭夷莻€人,你化成灰我也認得出?!薄?/p>

  經圍觀群眾幫忙,馬某被扭送至就近派出所。

  公安機關在塵封的檔案中翻出了這起十年前未偵破的案卷,卷宗上顯示報案時間2008年12月25日13時,在縣城南部一個不算偏僻的廢品收購站發生一起傷害搶劫案,被害人頭部被鈍器擊打致輕傷,被害人女兒甄小某也在案發現場,家中財物被洗劫一空。

  根據當年被害人描述,作案人之前來過幾次廢品站,但并不相識,“較瘦,短發,長臉,1米75左右,左側臉部有一長約4厘米,寬2、3毫米的橫向傷疤,本地口音”。根據被害人對嫌疑人體態特征描述,巨鹿縣公安局以搶劫立案,但是沒有其他線索。當時,街道監控尚未普及,偵查人員只能通過貼布告,走訪調查,案件一放就是十年。此次被抓獲馬某深感意外,但甄某從來沒有懷疑這一天的到來。

  經嫌疑人交代,自己是光棍漢,案發前因不滿被害人對其說話態度,趁被害人沒有防備將其打暈并劫走家中財物。案發后,回老家躲了一陣子,沒多久又回到縣城像往常一樣生活。被抓這天他是來被害人的手機門市試探一下對方是否還記得自己,沒想到剛騎車走到門市口就被正好走出來的被害人認了出來。至此,一起十年前的無名搶劫案告破。

  定性反復 精斟細酌

  嫌疑人已被抓獲,但是案件如何定性,自始至終存在爭議。

  十年前公安局以搶劫立案,現在以故意傷害、盜竊移送審查起訴,認為嫌疑人屬于入戶盜竊。但是辦案檢察官認為,甄某的廢品收購站既是居住場所也是經營場所,不具有刑法中關于“戶”的封閉性特征,且其在被害人女兒甄小某在場的情況下“拿錢”的行為更符合搶劫罪特征。這種搶劫屬于非典型的臨時起意搶劫,存在兩個故意,應以故意傷害罪、搶劫罪提起公訴。

  在檢察官詢問被害人甄小某時,其已是16歲的高中在讀生。但從話語行間能聽得出來,十年前父親被打的這起案件在其內心留下了不小的心靈創傷,這也堅定了公訴人為被害人討一個公道的初心。

  第一次開庭,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事實沒有爭議,但對甄小某一個六歲的未成年人能否作為搶劫的犯罪對象,顯然存在爭議。檢察官據理力爭,雖然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和司法解釋,但是六歲的甄小某對其家庭經營的廢品收購站財物享有共同的所有權,具有對私有家庭財物形式上的占有和事實上的基本認識,且以具體年齡分割法益保護對象,不符合搶劫罪的立法原意。

  第二次庭審,被告人突然翻供稱從來沒去過那個廢品站,也沒有打被害人,更沒有拿錢。但因其在偵查階段與第一次開庭中對案件事實均已認可,檢察官認為不應采信其翻供。但法官更傾向于認定尋釁滋事,認為馬某對甄某不滿意,無事生非、隨意毆打、強拿硬要。法庭辯論階段,法官征詢各方意見,檢察官堅持認定涉嫌故意傷害、搶劫罪,被告人拒不認罪,辯護人“保底”辯護故意傷害。當問到被害人甄某時,他樸實的話語令辦案人員深感責任重大:“我也不懂什么是尋釁滋事,但是我聽公訴人的,我同意公訴人的意見?!?/p>

  提起抗訴 案件改判

  案件最終一審以尋釁滋事罪判處被告人兩年六個月有期徒刑,退賠附帶民事原告人200元,賠償醫療費4000余元。檢察官旋即以適用法律錯誤、事實定性錯誤為由向邢臺市檢察院提請抗訴,被告人也認為一審判決過重提出上訴。

  2018年12月21日經過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一審適用法律錯誤,量刑不當,以搶劫罪改判馬某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民事賠償部分維持。

  至此,這起歷經十年的搶劫案塵埃落定,承辦案件的檢察官心里也著實欣慰,雖然二審將故意傷害行為納入了搶劫的范疇,不能盡如檢察官的初衷,檢察官更不能代替被害人去承受這份曾經的創傷,但至少能以法律之名給受害者一個交代,讓不法者承擔犯罪的后果,確是檢察官身為國家公訴人的一份責任。

 ?。ㄗ髡邌挝唬壕蘼箍h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