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把握當前逮捕條件的點面觀
時間:2019-06-25  作者:王銘東  新聞來源:河北法制報 【字號: | |

  這個普通的盜竊案件,現在看來已經很不普通。從逮捕到羈押后變更強制措施、相對不起訴,再到犯罪嫌疑人因盜竊“二進宮”,再次被批準逮捕。一個小小的案子,戲劇性的變化,似一面鏡子,折射出我們如何辦案才最符合法律規定和理念要求,才最符合“三個效果”的統一,才能實現最好的辦案質效。

  犯罪嫌疑人孫某系衡水某職業學校的一名在校生,2018年初因與父母發生矛盾離家出走,后無生活來源,于2018年3月26日至4月4日期間在其就讀的學校男生宿舍分五次盜竊學生現金共計人民幣一千余元。 公安機關以孫某涉嫌盜竊罪提請桃城區檢察院審查逮捕。桃城區檢察院于2018年4月20日依法批準逮捕了犯罪嫌疑人孫某,當日由公安機關執行逮捕。

  對孫某批準逮捕主要考慮以下三點,一是行為人系已滿18歲的成年人,對自己的行為有辨別和控制能力;二是連續五次在學生宿舍盜竊學生用于生活支出的現金,影響非常惡劣,危害校園安全,理應從重打擊;三是行為人與家人發生矛盾,失去經濟來源,有再次作案的可能性。據此評估孫某犯罪的社會危害性和人身危險性等要素,批捕該犯罪嫌疑人符合法律規定本無可厚非,但問題還是來了,審查逮捕該案的過程中是否考慮了全部因素,批準逮捕是否是最好的選項呢?

  我們將該案作為一個典型案例,向衡水市檢察院進行了匯報,并與兄弟院進行了交流。綜合大多數檢察人員意見,還應有以下考慮:一是該犯罪嫌疑人系在校生,心智尚未成熟,是否應比照未成年人犯罪處理模式,以教育、挽救為主;二是貫徹少捕、慎捕的司法原則,孫某不是慣偷,系初犯、偶犯、輕刑犯,是否構罪就該捕,是否可以不羈押;三是孫某系因與家人鬧矛盾,沒有經濟來源而鋌而走險,是否應與家長溝通,共同幫扶解決。當然還有更深層次的恢復性司法、謙抑性考量等意見,總之應當慎用逮捕這一最嚴厲的強制措施,以給其以改過自新的機會,早日回歸社會。

  2018年5月8日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我院審查起訴。我院通過羈押必要性審查于2018年5月21日將孫某強制措施變更為取保候審,同年7月19日對其作出相對不起訴的決定。

  大家期待此案在下一步作不訴跟蹤調查時,孫某“二進宮”了,2018年10月10日他再次因涉嫌盜竊罪被提請逮捕。

  辦案人再次提審他時,他供述再次犯罪的原因之一竟是“上一次犯事后出來的太容易了”。一語引人深省。孫某案是個例,是個小概率事件,或許他言不由衷,但無論如何都給我們這些司法者以更多的思考,不得不反思我們這么辦對不對,不得不反思在現階段我們應當如何把握羈押的標準、逮捕的條件?

  在分管偵監業務的兩年中,包括孫某案在內的許多案件在是否批準逮捕問題上拿捏不準的一個嚴重困擾,就是如何把握理念、統一思想的問題,怎樣做才能讓我們的辦案更符合公平正義的要求,更符合執法辦案“三個效果”相統一的要求。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一是辦案要講政治、顧大局,體現專政職能。對危害國家和公共安全的暴恐犯罪、嚴重暴力犯罪、涉黑涉惡犯罪,應深刻認識其犯罪的本質,就是對抗社會,這些就是專政的對象,絲毫不能心慈手軟,必須施以重拳,打準打狠,快捕快訴。二是辦案中要體現刑法謙抑性原則。一方面堅持恢復性司法理念,多用行政處理,大膽適用不捕、不訴措施;另一方面,充分考慮社會危險性評估和社會調查結果,充分聽取雙方當事人和辯護律師的意見,用好少捕慎捕的刑事政策。三是體現對特殊群體的司法關護,引入相關社會調查機制,支撐更加精準適用法律。四是發揮案例的示范引導功能,引導理性司法,矯正司法偏頗,弘揚法律懲治犯罪的強大震懾力。

  作者:衡水市桃城區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