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完善認罪認罰具結書敘寫內容與適用形式
時間:2020-04-21  作者:王金勇  新聞來源:檢察日報 【字號: | |

  認罪認罰具結書,是刑事訴訟中控辯雙方經過共同協商后形成的書面文本?!皟筛呷俊薄蛾P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中規定,認罪認罰具結書應當包括犯罪嫌疑人如實供述罪行、同意量刑建議、程序適用等內容,由犯罪嫌疑人、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簽名,但在司法實務中,關于認罪認罰具結書相關內容的敘寫與記載,依然存在參差不齊、缺乏統一規范的現象。筆者認為,針對司法實務中關于具結書存在的問題與爭議,可以在現行認罪認罰具結書樣本所列內容基礎之上,著重從以下幾方面進行完善:

  具體載明指控的罪名和主要犯罪事實。目前司法實務中形成的認罪認罰具結書中有的不記錄對犯罪嫌疑人指控的犯罪事實,僅簡單表述為“某某人民檢察院指控本人某某某的犯罪事實,構成犯罪”,既不記錄犯罪事實,也不記錄罪名。實際上,如此敘寫是不合適的?!兑庖姟芬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的“認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既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要求犯罪嫌疑人要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那么如果沒有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中載明擬指控的犯罪事實,并由犯罪嫌疑人簽字確認,如何證實與表明在審查起訴階段犯罪嫌疑人對擬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呢?何況,根據刑事訴訟法和《意見》相關規定,涉嫌的犯罪事實本來就是控方應當聽取辯方意見、控辯雙方可以相互溝通的重要內容之一??梢哉f,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中載明擬指控的犯罪事實不存在法律障礙。此外,關于“認罪”,《意見》規定,承認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實,僅對個別事實情節提出異議,或者雖然對行為性質提出辯解但表示接受司法機關認定意見的,不影響“認罪”的認定。據此分析可知,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的“認罪”,是對以往“認罪”“坦白”等概念內涵的進一步提高與升華,不僅要求犯罪嫌疑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即傳統意義上的“認事”,承認犯罪事實,還應當對檢察機關關于犯罪事實的法律評價與認定意見沒有異議,即認可罪名。這才是審查起訴階段完整意義上的“認罪”。故此,筆者認為認罪認罰具結書中應當載明認定的犯罪事實和罪名,犯罪嫌疑人確認后予以簽署,“認罪”才算得以充分展示與固定。為了不過于影響順利辦理案件和認罪認罰具結書的體例格式,可以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在闡述犯罪事實時予以適當簡略或者作出個別技術性處理,但主要犯罪事實應予列明。

  全面注明各種量刑情節。根據相關規定及實務做法,現在的認罪認罰具結書中的量刑建議部分,一般僅載明主刑、附加刑、是否適用緩刑等事項,并不具體載明對犯罪嫌疑人有利或者不利的各種量刑情節。筆者建議,在認罪認罰具結書量刑建議部分全面載明犯罪嫌疑人的各種量刑情節,既包括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等量刑情節,也包括從重、加重等量刑情節。首先,刑事訴訟法及《意見》規定,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就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等從寬處罰的建議等事項聽取犯罪嫌疑人、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的意見,記錄在案并附卷,而在認罪認罰具結書量刑建議部分全面記載量刑情節,無疑是檢察機關客觀履行上述職責的重要書面體現形式。其次,《意見》規定了證據開示制度,而全面記載量刑情節,正是在充分借鑒證據開示制度精神的基礎上,最大限度降低、消除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的“認罰”顧慮,使其深刻認識到檢察機關提出的量刑是具備充分的理由和依據的,不是隨意提出的,從而優化量刑協商的司法環境,提升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知情權和認罪認罰的真實性及自愿性。再者,全面記載量刑情節,也可以為有關主體檢視繼而提升量刑建議質量提供依憑。因為,案件提起公訴后,量刑建議提出的是否合理適當,是否遺漏或者不當認定了相關量刑情節,人民法院是需要進行審查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等主體也是有權提出異議的。全面記載全部量刑情節的認罪認罰具結書,無疑會成為有關主體實施上述活動時的重要書面依據之一。檢察機關提出的量刑建議在如此透明開放的環境中得以磨煉砥礪,只會收獲質效提升與司法自信。

  改進簽署方式。一般情況下,認罪認罰具結書應當由具結人即犯罪嫌疑人閱讀后親筆簽署。故此,現行認罪認罰具結書樣本中一般是這樣表述的,如“本人已閱讀《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告知書》”“已經閱讀并理解了《認罪認罰具結書》及《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告知書》”等。但實際上,有些不發達地區,犯罪嫌疑人文化程度不高,即便可以閱讀也難以理解,筆者建議,以“聽取”替代認罪認罰具結書中的“閱讀”。另外,參照“犯罪嫌疑人應當在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的規定,在宣讀及簽名的整個過程中,嫌疑人的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應當在場見證。為確保犯罪嫌疑人真正理解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及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全部內容,知悉認罪認罰過程中的全部權利及具結書的真實內涵,除檢察機關需要向犯罪嫌疑人以通俗易懂的話語履行告知義務外,同時也應由辯護人或值班律師對其給予充分的闡釋。

  寫明律師執業證號并視情況隨案移送律師執業證書、委托手續等材料?!兑庖姟芬幎?,人民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的,應當在起訴書中寫明被告人認罪認罰情況,提出量刑建議,并移送認罪認罰具結書等材料。目前,尚沒有具體規定對此處“等材料”的范圍作出明確界定。實務中,有的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時,并不隨案移送辯護人(值班律師)的身份證明和授權委托書等材料,導致法院在審查認罪認罰具結書中簽名的辯護人(值班律師)的身份及權限時欠缺基本依據。筆者建議,在認罪認罰具結書上簽名的值班律師或參與身份為執業律師的辯護人的,應在簽名下方注明律師執業證號碼,其他辯護人注明公民身份號碼等,并視案件實際情況隨案移送律師執業證書、公民身份證件及授權委托書或其他可以證實辯護或提供法律幫助權限的書面材料等。

 ?。ㄗ髡邌挝唬汉颖笔婵h人民檢察院)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