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涉疫哄抬物價型非法經營罪如何認定
時間:2020-04-29  作者:高娜 馮瑞  新聞來源:檢察日報 【字號: | |

  哄抬物價怎么認定 違法所得數額怎么計算 競合情況怎么處理

  當前,全國上下萬眾一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時,有些不法商販伸手發“疫情財”,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防護用品及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皟筛邇刹俊奔皶r印發《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準確適用法律,依法打擊涉“疫”違法犯罪行為。

  《意見》指出要依法嚴懲哄抬物價行為,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消毒液等防護用品、藥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有其他嚴重情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依照刑法第225條第4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但在實踐中打擊此類行為時仍要謹慎把握入罪標準,嚴格區分行政違法和刑事犯罪,做到有法有據,不枉不縱。關于非法經營犯罪案件認定時需注意以下問題:

  關于非法經營罪中“哄抬物價”的認定

  對于非法經營罪中“哄抬物價”行為的認定,首先要以行政違法為基礎,應結合價格法、《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近期出臺的《關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查處哄抬價格違法行為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相關規定,認定哄抬物價的具體違法行為。其次要結合市場監管部門的行政處罰標準,加以綜合判斷。市場監管總局《指導意見》對價格的抬高比例只規定為“大幅度提高”,并未明確具體標準,有些省級政府的市場監督部門文件中規定了具體價差率。但價差率的計算不能一概而論,還要考慮防疫期間的原材料成本、交通運輸成本等情況,并審查產品的質量、進貨渠道、購銷價格、政府限價、指導價及市場一般行情等,客觀計算。在司法實踐中,要綜合考慮經營者的實際經營狀況、主觀惡性、違法行為的危害程度等因素,結合具體案件情況認定。

  關于“違法所得數額”的認定

  《意見》將哄抬物價后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作為非法經營罪的入罪條件之一,如何認定違法所得數額尤為關鍵。根據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非法經營罪中“違法所得”認定問題的研究意見》規定,非法經營罪中的“違法所得”應是指獲利數額,即以行為人違法生產、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所獲得的全部收入(即非法經營數額),扣除其直接用于經營活動的合理支出部分后剩余的數額。但這是針對一般非法經營行為所作的規定,而作為哄抬物價型的非法經營罪,與一般非法經營的違法所得是有所區別的,其哄抬后的價格包括進價(即成本)、合法利潤和超過合法利潤之外的非法利潤三部分,如果按照一般非法經營罪違法所得的計算方式不盡合理。在沒有法律明確規定該類非法經營罪違法所得如何計算的情況下,從謹慎入罪的角度考慮,把合法的利潤扣除,按照超出正常市場價格而獲得的部分利潤作為違法所得更符合大眾認知。在司法實踐中,還應考慮供求變化導致的市場波動對定價的影響等。至于數額的立案追訴標準,可根據最高檢和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中規定的非法經營罪立案標準來確定,即“個人非法經營數額在五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在一萬元以上”,“單位非法經營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應以非法經營罪予以立案。

  關于競合的問題

  司法實踐中,根據經營對象的不同,對非法經營罪的認定有時會出現法條競合或者想象競合的情況。一是要注意對哄抬物價型非法經營與未經許可型非法經營的區分。按照《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規定,第一、二類的醫療器械經營是不需要經過許可的,第三類醫療器械經營需要許可,所以如果未經許可經營第三類醫療器械(如輸液器、無菌注射針等)構成的是一般非法經營罪。而對于未經許可銷售醫用口罩、防護服的行為,因醫用口罩、防護服屬于二類醫療器械,所以不宜將其認定為未經許可型的非法經營罪,如果其同時存在哄抬物價,牟取暴利的情形,符合入罪條件的可認定為哄抬物價型的非法經營罪。二是注意依法處理非法經營與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等競合的問題,如果行為人用民用口罩冒充醫用口罩銷售,或者以質量不合格的口罩冒充合格口罩銷售,或者銷售假冒他人商標的口罩,同時又哄抬物價、牟取暴利構成非法經營罪的,屬于一個行為觸犯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與非法經營罪等多個罪名,根據“兩高”《關于辦理生產、銷售偽劣商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應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久久国产好色视频